2019-05-21
无锡正规的讨债公司此案收条为何不能冲抵欠款
  王某为家具店个体户,尤某自2011 年开端给王某供给木制联邦椅,双方口头商定:王某在每卖出一批联邦椅,在进第二批货时将上一批赊欠的款项全部结清。王某前六次业务的货款都能及时按约与尤某结清。2013年10月21日,尤某给王某送第七批货物时,因王某不在家由其子经手收下一批价值4430元的椅子7套。后王某回绝付款。庭审中,王某拿出其在进第四批椅子时尤某出具的一张现金收条,金额6500元。以为双方在结算第三批联邦椅的货款时,因其自己没在场,没有扣除已预付的款项6500元,否则,收条不应仍留在本人手中,如今,不是欠尤某的货款,而是尤某要退回多收的货款。
 
  【分歧】
 
  一种观念以为,根据买卖买卖的习气,双方在结账时,应依据双方出具的收款收条和货款欠条停止结算,付清款后,尤某退还王某的货款欠条,王某退还尤某的收款收条。如今,尤某的收款收条仍在王某手中,显然,该收条属当初没有扣除的款项,如今当然应冲抵尤某的货款。
 
  另一种观念以为,收条在王某手上,只能阐明当初结账时,存在没有扣除预付款项的可能,且双方都认可先卖货后结账的事实。收条不是欠条,不能作为债权凭证,王某提出在结算第三批货款时,未将预付款扣除而多付了尤某的货款,应负有举证义务,仅凭这一张收条尚缺乏以佐证其辩白。故此一张收条不能冲抵其欠尤某的货款。
 
  【评析】
 
  笔者认可第二种观念。本案案情并不复杂,所触及的法律问题只要两方面:其一,欠条与收条的法律性质;其二,不同的书写时间所招致的不同法律结果。但在理论中所招致的争论却很大,判决结果也截然不同。
 
  首先从法律性质上剖析,欠条是出具人基于借款(物)或其他民事法律行为向相对人出具的证明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一种书面凭证。其法律结果是在当事人之间设立了债权债务关系,对双方都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收条则是承受人基于法律上的事由承受财物后向托付人出具的书面凭证。它标志着一个法律合同的实行,即基于法律或双方的商定所确立的义务的完成。因而,欠条和收条所反映的法律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欠条自身即是一种债权凭证,而收条自身不能单独作为一种债权凭证。
 
  其次从书写时间上看,假如欠条在前,收条在后,假如当事人又不存在其他权益义务关系,之后的收条可视为对之前的欠条的实行;反之,之前的收条不能对立之后的欠条。
 
  经过对本案的剖析,本案双方所争议的标的是王某向尤某进第七批货时向尤某赊欠的椅子款。而尤某向王某出具的收条是王某进第四批货物时的收条,也就是说,该收条并非是后来王某向尤某进第七批货时发作的预付款项,且双方均认可先赊欠后结账的事实。因而,这张收条不能作为尤某所负王某的债务而冲抵其欠款。法院最后没有采信刘某的辩称理由,最后,双方和解后被告撤诉。